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故事会 > 正文

咒灵

锋谛网 时间:2020-06-28 20:13:39 来源:锋谛资讯网

一丶转校生

我们班最近转来一个转校生,好像叫什么宁泽或者叫鸣泽,那天他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口齿不清也没听的太清楚,反正就是那么一个音,姑且叫宁泽吧,总之他就是一个奇怪的人。如果说因为刚来不适应新生活而沉默寡言也就罢了,可是他自从来到我们班之后一个礼拜几乎没说过一句话,低调到一种有时候我都会忘了我们班还有这么一号人。据说他之前的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,不管怎么样,我都很不喜欢这个穿着西装看起来有些执挎的家伙。虽然我们班不少女生对这个沉默寡言,面带忧郁,面色白净的混蛋芳心暗许。别误会,我为什么说他是混蛋,不是因为他也让我的红颜桃子略有好感,而是因为那件事情……

二丶死

那是一个大扫除的日子,我们班的马辉把尘土扫的漫天飞舞。宁泽皱起眉头,看了看马辉,拿出铅笔在手中转了个圈吹了口气又放了回去。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有些忍俊,这神经病啊!

呵,是不是神经病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马辉死了,第二天班主任打着哆嗦给我们说马辉死了的时候她还脸色发白,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就想起了他宁泽转笔的那一幕,说实话马辉死的也很奇怪:他浑身被扭曲,活脱脱像麻花一般被扭的不成样子,骨头被扭转,扭断,骨茬从肉里钻出来,而后马辉被放在一个筐子里,仿佛被扭折的……笔。

三丶惊恐

三天后马辉的事情还没有压下来,我们班又一次失去了一位同学。那是桃子的前一任男朋友黄肃,他本是物理课代表,然后在下课抱作业本的时候不小心撞了宁泽一下,宁泽眯起眼睛,看着黄肃。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啊,我这个局外者都害怕。冷静,死寂。除了这两个词我再也找不出任何词汇来形容。结果黄肃回来的时候又一次“不小心”把作业本打翻,作业本洋洋洒洒照着宁泽的脸落下,锋利的纸还在宁泽下巴那里留下一个小小的口子。宁泽眉头皱起来,抬头看了黄肃一眼,默默地掏出指甲刀,把食指指甲剪了,完了还吹了口气,仿佛对黄肃故意撞到他毫不在意一般。黄肃也不好说什么,收拾作业本就离开了。

第二天黄肃家里人就打电话过来了,黄肃死了。同样的,他的死因依旧很奇怪:他的肚子被什么东西剪开了,对,就是剪,从胯下一直到胸口,一个贯穿前后的口子毁灭了黄肃。黄肃用一种“一字马”的样子摆在自己家的案板上,不过这个“一字马”分开的地方,是黄肃的胸口!上课的时候我总觉得事情不对劲,但是又没什么证据。死去的两个同学无不预示着,这一切和宁泽绝对有关!

手机震动了,是桃子发来的消息,上面说晚上十点在操场见面。我回了一个“嗯”就把手机收回去了,抬头看看她,她同样一脸凝重,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锋谛资讯网